牛客網>聚合>正文

“賣不動”的烤鴨:全聚德上半年營收淨利雙降 創新之路道阻且長

2019-08-12 02:36:48 王君 王君 分享

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全聚德虧損的步伐仍未停止。日前,全聚德公布的業績快報顯示,其2019年上半年營收、淨利呈現雙降态勢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作為一個有154年曆史的老字号品牌,頭頂“中國烤鴨第一股”的全聚德曾經被端上過奧運會、世博會、APEC會議等國際重要活動的餐桌,更是外地人心目中的“文化符号”。然而,随着新時代餐飲消費環境以及年輕人口味的變化,全聚德的業績已經連續6年停滞不前。近年來,全聚德雖嘗試通過發力烤鴨外賣、收購湯城小廚等一系列措施進行轉型,但仍未能扭轉節節敗退的态勢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對此,全聚德方面向藍鲸産經記者表示,2019年将加大創新合作,不僅要推進品牌系列化發展,與優秀企業聯合,布局新版門店,還要提升新的品牌形象。但從今年上半年仍顯頹勢的業績中可以看出,全聚德的轉型之路或許沒那麼順暢。“老字号”如何倚“老”賣“新”,成為擺在全聚德面前的“必答題”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上半年營收淨利雙雙下滑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7月26日,全聚德發布2019 年半年度業績快報顯示,2019 年上半年,公司營業利潤 0.46 億元,同比下降 57.66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 0.32 億元,同比下降 58.51%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對于公司經營業績下滑,全聚德稱主要原因是報告期内公司餐飲門店接待人次減少,營業收入出現下滑,同時帶動部分上遊食品工業收入減少,導緻公司經營業績同比有所下降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圖片來源:全聚德業績截圖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同時,全聚德2019年以來的股價也波動較大,第一季度總體上升,自4月以來下滑明顯,從13.55元跌至7月26日收盤的11.31元,市值蒸發近7億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藍鲸産經記者查詢全聚德業績發現,從2007年上市到2012年五年間,全聚德的業績都保持着較快的增長,尤其是2011年,營收由13億元猛增34%至18億元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2012年,全聚德的發展駛入“拐點”。數據顯示,2012年至今,全聚德業績已經連續6年停滞不前。作為國字頭老字号,全聚德正在被新興品牌趕超,“北京烤鴨=全聚德”的時代成為過去式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據了解,2012年,受到“三公”消費影響,高端餐飲行業步入寒冬,全聚德也遭遇巨大的沖擊和挑戰。再加上2013年爆發的“禽流感”更是“血洗”整個餐飲行業,雙重重壓下,全聚德在這一年營收19.02億元,同比下降2.13%;扣非淨利潤下跌20%,虧損3000萬元。當然,受沖擊的也并非全聚德一家,藍鲸産經記者查詢數據發現,湘鄂情(*ST雲網,002306.SZ)、小南國(03666.HK)、唐宮中國(01181.HK)等中高端餐飲上市品牌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2014年,全聚德營收再次下跌,跌破19億。此後的3年,其營收一直徘徊在18億元-19億元之間。2017年全聚德的歸股淨利、扣非淨利、人均消費及上座率分别呈現2.57%、5.68%、3.97%和2.21%的下降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2018年全聚德營收甚至打破這一“穩定”局面,創收17.77億元,同比減少4.48%;歸股淨利7304.22萬元,同比減少46.29%。而這也成為全聚德自2007年11月上市以來,淨利潤最少的一年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資料圖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頻繁失利的轉型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作為一個有154年曆史的老字号品牌,全聚德烤鴨盡管被端上過各種國際活動的餐桌,卻漸漸被年輕消費者摒棄。大衆點評、餓了麼、微博甚至知乎上,都有不少消費者給全聚德留下了“不好吃”、“貴”、“服務差”的評價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為了跟上市場變遷的步伐,全聚德也曾嘗試過走年輕化路線。2014年,全聚德通過定增引入IDG資本和華住集團,募集資金3.5億元。交易完成後,IDG成為全聚德二股東,不僅為這家老牌國企注入了資本的血液,更為其在适應互聯網新經濟方面做出改變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。遺憾的是,IDG資本不久後即宣布清倉式減持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在引入IDG資本期間,全聚德在轉型方面做了包括發力外賣、休閑餐飲市場在内的多項嘗試,試圖迎合新時代餐飲消費環境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2015年,全聚德與重慶狂草科技有限公司達成合作,打造“互聯網+餐飲”模式的“小鴨哥”烤鴨外賣品牌鴨哥科技。通過包制鴨卷、配送上門、自動加熱等方式,市場定位針對中高端白領及家庭用戶,在重慶本地外賣平台進行實驗性推廣。并于2016年4月在北京市場上線“小鴨哥”,與百度外賣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試圖打造全聚德外賣生态系統。但是到2017年中期,鴨哥科技便已停業。其财報顯示,2016年鴨哥科技虧損金額達1344萬元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對于鴨哥科技停業的原因,全聚德解釋為,運營未能達到經營預期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營銷專家路勝貞對藍鲸産經記者表示,全聚德外賣的口感跟店内的口感差異很大,一個高端的産品成為了一個低端的外賣,不計後果的渠道擴張折損了品牌價值,這無異于品牌自殺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此前,全聚德方面在接受藍鲸産經記者采訪時表示,2019年要創新合作,推進品牌系列化發展,孵化适應時尚潮流的新店模型、與市場上的優秀企業聯合,共同孵化新品牌、重點區域加快布局,即将在環球影城、大興新機場開辦新版全聚德門店,将以全新設計、全新經營理念建設成為全聚德新的品牌形象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但是,其“誓言”從來都是雷聲大,雨點小。此外,除了轉型失利,全聚德的企業戰略也面臨調整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“不到長城非好漢,不吃全聚德太遺憾。”全聚德作為老字号品牌,已經成為外地遊客到京旅遊必達的目的地,更是成為一種文化符号的存在。中國食品行業産業分析師朱丹蓬坦言,全聚德的消費群體不再是常住人口,而是以外地旅行團為主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有業内人士表示,全聚德選擇異地擴張的成長方式,破壞了其在北京作為旅遊地标的定位。以至于加盟連鎖擴張的時候,效益也在逐步下滑。如果企業仍不能正視自身存在的諸多問題,适時做出調整,将很難獲得回頭客,終将走向沒落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國企背景的束縛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藍鲸産經記者從餐飲老闆内參副總裁、前宅食送CEO穆楊的口中了解到,出任鴨哥科技高層的人實則為國企的财務總監,“一個新興業态的互聯網企業,怎麼能讓國企的老人兒去管控呢?” 穆楊發出了質疑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一位接近全聚德公司的業内人士告訴藍鲸産經記者,對于鴨哥科技的定位,全聚德内部曾經存在兩種聲音,一是單純的為全聚德做文化性宣傳,二是做會員制消費,最終後者勝出。值得注意的是,鴨哥科技呈現的會員制隻是會提供相應的積分服務,而對全聚德這種過于小衆化的高端餐飲來說,并不匹配,不具有足夠吸引力的鴨哥科技,用戶粘性自然不足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該業内人士指出,國有企業在資本、政策、人才等核心競争因素上具有先天優勢,但是互聯網創新與求變的特性和國企求穩風格有明顯沖突。因此,此前終止收購湯城小廚、股東IDG進行減持,在一定程度上都被業界解讀為:全聚德是國企,為防止國有資産流失,不敢大膽嘗試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  其實,全聚德的“保守”,還體現在财務數據上。截至2018年底,該公司流動資産為11.97億元,淨資産為16.01億元,但其賬上的現金儲備高達9.92億元,占賬面流動資産的82.87%,占其淨資産的61.96%。izf中文科技資訊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可欣